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廉政文化 » 以案说纪

涉黑县委书记的扭曲人生 海南省乐东黎族自治县委原书记吴川祝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

日期:   字号: [ ] 视力保护色: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方弈霏 张芷瑜


吴川祝,1961年12月生,1983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5年7月参加工作。曾任海南省海口市秀英区委副书记、区政府区长,海口市秀英区委书记,海口市政府党组成员、秘书长,海口市美兰区委书记,海口市琼山区委书记,海口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海口市委常委、秘书长,海口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海口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群众工作部部长、党校校长,乐东黎族自治县委书记(2019年12月,晋升一级巡视员)。

2020年6月,经海南省委批准,海南省纪委监委对吴川祝立案审查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2020年12月,吴川祝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2021年2月,海南省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以吴川祝犯受贿罪向海南省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2021年6月29日,吴川祝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60万元。吴川祝认罪认罚,不上诉。

“我个子小,出门老挨打,从小到大都被黑恶势力欺负,最痛恨的就是这些人,怎么可能是黑恶势力的‘保护伞’?”在铁证面前,吴川祝仍痛哭流涕扮无辜,挤下几滴眼泪后不忘偷瞄一眼,观察办案人员的表情。

“善于‘表演’,反应快,表面配合,实际搞对抗。”这是吴川祝给办案人员留下的深刻印象,“他刚到案的时候很不配合,一会儿摆架子、讲自己的成绩,一会儿又哭哭啼啼、装委屈,给讯问工作带来很多困难。”

直至他的共同犯罪人到案后,预见到“大势已去”的他才摒弃侥幸心理,主动配合审查调查。在专案组的家访感化、批评教育、节日看望和重温入党誓词等思想政治工作下,吴川祝的党性终于被唤醒,并真诚悔过,忏悔反思。

36岁进入省会城市区级领导班子,多次被组织委以重任,直至任县里的“一把手”,获评全国先进个人和省级劳模,吴川祝曾被同事称赞“困难面前有川祝,川祝面前无困难”。

然而,这样一位曾经励志上进的党员领导干部,为何一步步走上违纪违法道路?又是如何收受和约定收受他人贿赂共计6000余万元?作为政法委书记、县委书记的他何以沦为黑恶势力“保护伞”?剖析该案,诸多教训值得党员干部深思。

精神严重缺“钙”,被留置前还在请“大师”作法问卜

“我出生在一个革命老区。父亲从小就教育我,要感谢党、相信党、跟着党,做一个纯正朴素的人。”想起父亲的教诲,吴川祝低下了头,“我辜负了父亲的期待,忘记了入党誓词,热衷于求神拜佛、占卜问卦,是个理想信念极不坚定、精神严重缺‘钙’的反面典型。”

大学毕业后,吴川祝作为优秀毕业生被组织派到基层挂职锻炼。两年后,由于工作出色,他被调到组织部工作,并很快得到组织的培养重用,从科员一路成长为区长。2001年,吴川祝担任海口市秀英区委副书记、区长,之后十年,又先后担任秀英区委书记、海口市政府秘书长、美兰区委书记、琼山区委书记等重要职务。

然而,履职重要岗位的吴川祝却逐渐自我膨胀,变得居功自傲、怨天尤人,“在这期间,我多次被列为副厅级领导干部考察对象,但都得不到提拔。我很烦闷,有时候觉得组织不会用人,有时候又觉得是自己运气不好。”

为了“求运势”,吴川祝在家中供奉起了佛像,逢年过节或有望仕途升迁时,都会烧香拜佛祈求保佑,并长期与所谓的“风水大师”结交,新搬办公室或在祖宅翻修、住房装修时,他都会请“大师”指点“迷津”。

2011年,吴川祝被提拔为海口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走上副厅级岗位。然而,理想信念迷失的他不仅没有感谢组织的培养和信任,履职尽责担当作为,反而更加迷信风水,甚至为了所谓“风水格局”,损害公共利益。

2013年,海口市琼山区旧州镇政府修建吴川祝老家所在道群村的环村水泥路时,时任海口市委常委的吴川祝为按照“大师”所说打造风水格局,不顾公共工程项目的实用性、经济性,动用公权力,要求镇政府重新调整环村水泥路规划,将道路修至其祖宅门口。路修成后,吴川祝又将其祖宅前的庭院围成金元宝形状。据了解,上述项目使用政府资金共计24万余元。

2020年6月初,吴川祝因家犬在其祖宅的灶台里难产而亡,心觉不对劲,便请“大师”作法问卜,求化解之策。6月22日,吴川祝被留置。“这是凶兆未化解啊!”这位有着37年党龄的县委书记在被留置时,仍执迷不悟,令人啼笑皆非。

在办案人员的耐心引导下,重温入党誓词,重读党章党规的吴川祝终于明白自己行为的荒唐可笑,“我烧香拜佛,将封建迷信这样的剧烈毒药视为心灵鸡汤,以缓解内心的焦灼和惶恐,在惴惴不安时我仍心存侥幸,认为只要能得大师相助、神灵庇佑,就能躲过纪法严惩,全身而退。三观不正,终为所害,教训极其深刻。”

理想信念是方向、是灯塔、是干事创业的不竭动力。吴川祝正是理想信念不坚定、精神上缺“钙”、宗旨意识淡化的典型。他不以民为本,违反政治纪律,明奉马列,暗信鬼神,职位一路升迁,思想一路滑坡,直至滑入违纪违法的深渊。

渴望权力和金钱,享受专业乒乓球运动员私人陪练,受贿千万约定退休后“分赃”

“小时候太穷了,又穷又饿,还被人看不起,内心对金钱和权力一直是很渴望的。”吴川祝自我剖析道。随着职位不断升迁,他的价值观愈发扭曲,既想当官又想发财,与私企老板亲清不分,大搞权钱交易。

吴川祝自诩人缘好、朋友多,他明知身边围绕的“朋友”看上的是他手中的权力,却仍沉浸于他们带来的金钱满足和鞍前马后的服务不能自拔,与他们勾勾搭搭,经常一起喝茶、吃饭、搓麻将。

2005年的一天,某房地产公司老板洪某约时任秀英区委副书记、区长的吴川祝在停车场见面汇报项目工作,临走时将一个牛皮纸档案袋递给吴川祝,说是项目有关资料。“回家后我打开一看,里面是十万元现金,我觉得这样不好,想退还这笔钱,但洪某说‘我跟你就如母子一般,别见外’,我感觉她很真诚,碍于情面,就收下了第一笔大额好处费。”吴川祝说。

第一次逾越底线后,吴川祝觉得“这好像也没什么问题”,此后,他更加坚信自己与这些老板们之间的“友情”,心安理得地收下各种好处费,并让老板们为其出资养金钱龟、买花梨木、装修房屋等。

贪欲的阀门一旦打开,别有用心的人就如洪水猛兽般一拥而上,吴川祝甘愿成为“猎物”,沉迷享乐、忘乎所以。吴川祝爱打乒乓球,2017年他调任乐东县委书记后,海口某俱乐部董事长特意为其提供“私人定制”服务,安排一位国家一级运动员长期住在乐东,充当吴川祝的乒乓球私人陪练。

“吴川祝的受贿方式比较独特,”办案人员说,“他十分谨慎,很少直接打招呼,主要是通过其联系人代为出面或在有其下属职能部门负责人参加的饭局上站台,为老板承揽项目‘助攻’,并将老板打造为自己的‘钱袋子’,用钱就找他们拿。”吴川祝认为,只要不把老板的钱装在自己兜里就不算受贿,于是,他与身边相处十余年的老板吴某武、王某斌等人达成共识,即吴川祝负责帮他们承揽项目,倒卖赚钱后,将大部分钱款放在他们那里,待他退休后再行分账,以期逃避审查调查。

以乐东县城乡环卫一体化项目运营服务项目为例,欲承揽该项目的某公司得知吴某武与吴川祝关系密切,便与吴某武以“共同投资”的方式组建公司,吴川祝帮助他们中标该项目,特许经营期9年,合同金额每年1.98亿元,吴某武则按出资比例每年从该项目上分得40%的利润。据介绍,待吴川祝退休后,二人仅从该项目的第一期3年特许经营中即可瓜分名为利润、实为共同受贿的3099万余元。此外,吴某武这个“钱袋子”中还装有其承诺送给吴川祝的某项目10%的利润,某工程项目合同价款5%的好处费,共计1010余万元。

2016年至2020年,吴川祝帮助王某斌顺利拿下9个项目和2块土地。王某斌全部倒卖出手,获利1825万元,二人约定待吴川祝退休后再“分赃”。

据了解,在乐东任职的两年多时间里,临近退休的吴川祝为自己的“钱袋子”们大肆拿项目、土地,金额高达20余亿元,其中绝大部分都通过转让、倒卖获取高额利润,以致有资质、有实力的央企都需要通过这些“钱袋子”才能承揽到项目。

经查,2005年至2020年,吴川祝在海口、乐东任职期间,利用职务便利或职权上的影响,为吴某武等13人在建设工程项目承发包、土地使用权出让、房地产开发经营、采矿厂规划报建以及贷款审批、资金拨付等方面谋取利益,收受他人贿赂和约定收受他人贿赂共计6295万余元(其中2186万元既遂、4109万余元未遂)。

当看到办案人员列出的一组组触目惊心的数字时,吴川祝才意识到自己给国家造成的经济损失、对海南自由贸易港营商环境建设造成的恶劣影响有多么巨大。他痛恨自己,但悔之晚矣!

为谋求政治资本不择手段,与黑恶势力沆瀣一气充当“保护伞”

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海口市吴宗隆、吴宗谦兄弟招揽大量刑满释放和社会闲散人员,在海府地区打架斗殴、逞强耍横、开设赌场,形成黑社会性质组织。2020年4月27日,全国扫黑办挂牌督办海口市吴宗隆、吴宗谦黑社会性质组织案件。谁也没有想到,顺藤摸瓜,循黑找伞,竟找出了吴川祝。

吴川祝为什么会与黑社会有关系?原来,该涉黑组织为了更好“办事”,想方设法拉拢腐蚀公职人员,长期在海口担任领导职务的吴川祝,早被其列为重点拉拢对象。

“我没有任何背景,怎么办?我想只能靠‘票子’和‘政绩’。因此,我无论在什么岗位,都会想办法干出成绩,谋求政治资本,甚至不择手段。”在担任区党政主要领导后,吴川祝开始规划自己的“仕途”,千方百计干出成绩,正缺“帮手”的他,与该涉黑组织一拍即合。

2010年,该组织的重要成员李平被公安机关抓捕。“李平是该组织大量犯罪行为的具体实施者,他一旦泄露内幕,整个团伙都将覆灭。”办案人员说道。于是,该组织头目吴宗谦忙找到时任琼山区委书记的吴川祝,请他保住李平。吴川祝接受请托后,以让李平协助拆迁为由,帮助已被公安机关以涉嫌寻衅滋事罪、非法买卖枪支罪立案的李平办理了取保候审。

之后,吴川祝默许李平借助该黑恶势力采取暴力和软暴力方式配合政府部门推动拆迁工作,在领导面前打造自己“救火队长”形象,捞取政绩。吴川祝为了政绩不惜违反群众纪律,用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为黑恶势力高擎“保护伞”,丧失人民立场,犯下严重的政治错误。

“回想起这些年来自己的所作所为,我并没有做到权为民所用、严以用权,反而随着职位的升迁,用权越来越任性。”吴川祝忏悔道。只站台、不表态,拿项目、不留痕,让部下揣摩、不直接开口,吴川祝将这种任性用权的行为,总结为“地方一把手权威效应”。他把这一效应或直接用在市政府分管领导、下辖区领导身上,或通过其联系人出面用在职能部门领导身上,屡试不爽。吴川祝任性用权,浪费国家资财、影响社会发展,对政治生态造成严重污染,带来极坏的示范效应,最终自食恶果。

2017年11月,海南省委巡视乐东县,2019年9月,又对乐东县开展“回头看”。对于巡视发现的问题,特别是工程项目和土地领域的腐败问题,吴川祝知道自己深陷其中,他如坐针毡,却又心存侥幸,“我觉得这些都是小事,不会很严重。”这之后,被迷信冲昏头脑的他又多次请大师作法、摆阵,保佑自己全身而退。就这样,他一次又一次错失了向组织坦白的机会,最终东窗事发,悔之晚矣。

留置期间,吴川祝时常想起自己参加警示教育的场景:“我多次参观廉政教育基地,多次观看警示教育片,多次参加廉政教育课等,一个个鲜活典型的案例,给我的触动很大,但在工作和生活中,我总认为这种事离自己很远,其实只一步之遥,一纸之隔。好人囚徒一念间,人生没有第二次选择,侥幸的最后一定是大不幸!以我为鉴,以我为鉴!”殷鉴不远,警钟长鸣。党员干部要切实从本案汲取教训,既哀之更要鉴之,勿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

  • 新闻故事 | 鸡窝里的账本2021-10-22
  • 监督哨 | 移花接木贪药费2021-10-22
  • 以案为鉴|乡镇会计弄虚作假 验收组走马观花2021-10-21
  • 以案为鉴 | 靠水吃水终"溺水"2021-10-20
  • 镜鉴 | 谋升迁求政绩 巨额国资收不回2021-10-20

贵公网安备 52032302001085号